特殊毕业季写真拍摄呈现两极分化

2020-07-03 14:43:06

毕业季,很多即将迈出“象牙塔”的男男女女,都会与班级同学、室友好友,拍一组校园写真。

不过,今年的特殊毕业季,郑州市内不少大学尚处封闭状态,校外摄影师进不来,写真营收骤减;学生们出不去,却意外带火校内同是学生的个人摄影师生意。

拍摄需求大,个人摄影师“档期”爆满,有人说,他放弃的拍摄订单,与其承接的订单量持平。

【毕业写真成“青春纪念册”,不少大学生提前几月预订摄影师拍照】

用镜头记录自己在校园的最后时光,是当下很多大学毕业生,临近毕业的“ 必要动作”。在巍峨的校门口拍张大合照、或者以大气稳重的校园图书馆作为背景、抑或漫步在学校内的青青草地旁,碧草蓝天,伴着好友间的肆意欢笑,毕业季写真,呈现出满满的“仪式感”。

“之前,我还不是毕业生,每逢毕业季,看着学长学姐们在校园内拍摄写真照,很羡慕。”杨颖英说。她是今年郑州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今年四月份,我就联系校内的一个个人摄影师,返校后,拍摄一组个人毕业写真”。

与杨颖英一样,想用照片留住校园青春的,还有很多人。阮林安跟室友一起,预订了一组毕业写真的拍摄,“返校前,我们几个就一起上网购买了服装,等到返校后拍照用。”阮林安说,“今年返校时间推后,我的室友有先见之明,提前跟学校里相熟的摄影师说好,预约好时间拍照。”

阮林安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大学四年,除了上课,与之相处时间最长的,也就是宿舍另外几个可爱的室友,“我们的感情很好,一起成长,分享苦与甜”。一起拍照,留下校园最后的掠影,是几个好朋友早就做好的决定。

当然,还有以班级为单位的个性创意的艺术写真,“在学校参加的院系大合照拍了,但是我们班想拍网上那种有创意的班级毕业照。”班长刘恒卫对河南商报记者说,大学四年,班级同学感情一直不错。

在特殊情势下,郑州市内不少大学都采取分批返校的形式,不仅如此,为了做好安全防控工作,学校大都采取封校措施,外人不能进,学生不能出校门。

“最近拍毕业写真的人实在太多了,外面的摄影师进不来,没办法,我们只能发动班里同学,找校内有无人机的摄影师同学给我们拍,”刘恒卫笑道,“摄影师档期太满,真的很不好找。”

【校内个人摄影师成“香饽饽”,学生拍摄意愿强烈,摄影师拒单量等同于接单量】

今年的特殊毕业季,催生出来一些校内的个人摄影师。他们也是学校里的学生,大多因为个人爱好,学习之余,兼职拍照。在今年封校的前提下,这帮个人摄影师,成为了校园里抢手的“香饽饽”。

刘帅就是其中的一名“老人儿”。他在郑州大学学习能源与动力专业就读,大二开始接单摄影、大三正式开始拍摄毕业季的写真。今年同是大四毕业生的他,前几天很是体会了一把爆单的焦灼感。

“我接不了的单子,与我接的单子差不多一样多。”刘帅说,郑州大学将今年的毕业生,从5月18日开始,分三批进行返校,他6月2日才到达学校,又被隔离14天,实际上,真正开始进行的拍摄,是在6月18日。

而紧张的拍摄,持续到了6月27日。十天的准备时间,刘帅和团队一共接了近四十单拍摄任务,尽管这样,还是不停有人找他,透露出强烈的拍摄意愿,“但我实在精力不够,每天睡眠的时间都不够”。

事实上,在今年初,刘帅已经着手开始扩大队伍,“之前筹划了的,加上校外的摄影师,一共有十几个人,但是返校后封校,实际上,团队现在只有四五个人”。

刘慧是刘帅团队中的一员,同样是大四的应届毕业生,不同的是,刘慧学习的是新闻传播专业的广播电视方向,今年是第一次正式进行毕业季写真的拍摄,她觉得累,但十分有意义,“我本身也很喜欢摄影,加上拍摄的场景和环境中,大家都很配合,很开心,所以最多也就是身体上多少有点疲惫”。

返校即毕业,除了人手上的短缺,还有时间上的来不及。不同于往年,毕业季的写真拍摄,从四五月份就能开展,今年,时间压缩到短短一周左右,“学校里的教室都不能开放,拍摄的场地其实很有限,连我们想在图书馆门口拍照,都需要排队。”刘帅说,毕业季的仪式感,很多人都想要。

还有连刘帅提起来都有的遗憾,“四月中旬,有医学院的学生联系到我,希望返校后,我能为他们拍摄在校门口的合影,”还是因为封校,刘帅出不去,“告知了他们情况后,我自己也觉得很可惜,在学校门口拍张毕业合影,在原来是多么简单的事情,特殊情况下,这也成为了奢望”。

【校外写真工作室毕业季营收锐减,不少工作室没有一单生意】

校内情况“火热一片”,甚至供不应求,校外的摄影工作室情况如何?

在郑州从事写真摄影工作室近十年的王彬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今年的毕业季,他没有接到一单校园摄影的拍摄订单。

“今年毕业季写真的订单影响巨大,据我所知,不少写真工作室都是这样的情况。”王彬说,不仅是受疫情影响,现在学校内,出现不少学生兼职做摄影师,引流走一大部分的订单量。

不过,交谈中,王彬谈到,每年的毕业季的写真营收,本来也占不了全年营收的多少,“说实话,尤其是拍摄毕业季的写真,赚不到什么钱,特别是面对学生,要不上价”。

王彬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像他的摄影工作室,主要承接团体照、个人形象照、婚纱照等等。例如婚纱照,每年的旺季,上半年是四五月份、下半年是九十月份,除了旺季和其他类型的拍摄,总会有淡季。

“这个时候,工作室承接一些个人写真,像每年的毕业写真,多少作为一笔收入,维持工作室的日常支出。”王彬说。

河南商报记者打开手机上的应用程序,随机找到位于二七万达写字楼内的几家专门拍摄个人写真的摄影工作室,光看店铺详情展示的图片,基本上都是当下较为流行的、年轻人可能会比较偏爱的写真图集。

一位姓黄的男性工作人员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受疫情影响,今年写真馆接到拍摄校园写真的订单量锐减,“打个比方吧,去年能接十单,今年只能接一两单。”

另外一家写真工作室的钱女士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今年光接到很多咨询电话,很多都是学生,来问毕业写真的拍摄事宜,”钱女士说,但是至今没有促成一单,“能感觉到,学生的拍摄意愿倒是挺强烈,但我估计除了客观条件的限制,我们店定价略高,可能也是影响订单的一个原因。”

“毕竟,学生们大多的消费能力有限,想要拍摄的目的也只是纪念。”钱女士分析,“如果学生当中有认识的同学可以拍摄,价格低,他们自然会优先选择”。

关闭